花森巷茶餐厅|香港电影,一场美食盛宴

2019-06-23 18:57:54

  爱拍电影和爱吃的杜琪峰说过:“食饭是人生最基本需要,亦能简洁具体地表达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”

花森巷茶餐厅|香港电影,一场美食盛宴

  每个城市有不一样的街景,不一样的美食。就像香港美食在电影中也是一道不可缺失的风景线。

  香港电影经常穿插着美食的场景,或作为情节的推动,亦或作为后续的伏笔,在烟火如常的美食中,感受情节的一脉传承,亦或无常跳跃。

  香港电影中美食的酸甜苦辣,像是赋予了不同的感觉,有沉重,有浪漫,亦有治愈。

  在香港文艺片里的吃,就是闲情逸致

  《花样年华》里,梁朝伟和张曼玉,从不约而同地去买街边的馄饨,到约会吃着情调的牛排,说着调情的蜜语。《重庆森林》里,梁朝伟总喜欢去王菲的便利店里点一份简餐,然后加热。金城武也总喜欢买凤梨罐头,提醒自己,任何东西都是会过期的。《蓝莓之夜》里,杂货店老板每晚痴等那个爱吃蓝莓派的姑娘到来。

  剧情片里的吃,则是真吃,吃的实实在在,吃的满腹辛酸。《岁月神偷》里的顽童进二,为了能吃到莲蓉月饼,放学后去卖明星大头照,攒钱去庙里供了半份月供,并因此挨了父亲的打。每次和哥哥进一吃完糕点,拍打台面把漏进去的末末弹出来,摄起来一粒粒地吃完。晚上很晚时,问父亲拿来家里仅有的一点钱去买包子,小小年纪就知道,包子一份全价,第二份半价,问父亲要不要也来一份。

7f503ddfaa.jpg

  剧情片里的吃,也可以是寄托,寄托了满满的温情和暖暖的心意。《天水围的日与夜》里,阿婆送给母子俩的那袋冬菇,本是送给女儿一家的,女儿不在了没送出去,转送给经常帮助自己的孤儿寡母,最后孤儿寡母为其送终。《桃姐》里的老保姆叶德娴,为了让少爷刘德华吃上新鲜的蒜瓣,一早钻到冷库里一粒一粒地挑。桃姐住院后,大小姐王馥荔从美国回来,为她煲了银耳莲子汤送来。吃,是联系人和人之间温情的纽带。